千叶玖偿蚀

向双萤势力低头,萤总配草爹,一股MVP的气息扑面而来

大师兄和二师兄脑子都有坑【贰·中】

三个月前,天墉城......
“掌教真人,弟子不日前发现二弟子陵端已体有妖丹堕入妖道,陵越为了天墉城的名声和天墉城上上下下的师弟们的安全,恳请将这妖孽废除武功,逐出天墉城!”陵越跪在掌教真人和执剑长老面前,身旁还跪着有一个陵端。
掌教真人用苍鹰般锐利的目光扫过跪在面前的陵越和陵端,声音阴寒如水。“端儿,陵越所说,可否属实?”
陵端没有答话,只是默默地挺直了肩膀跪在原处一动不动。
在掌教真人眼里,这就是变相的承认了。暴怒的掌教真人如一阵烈风冲到了陵端面前,伸手扣住了陵端的脉门,然后怒不可遏的给了陵端一巴掌,陵端晃了晃身子喷出一口血,却依旧跪在原地没有动摇半步。掌教真人早已理好了衣袖坐回了座位上。
“来人!将这妖孽收入伏妖大阵中炼化!”掌教真人的声音中已然带上了杀意。“且慢!”执剑长老抬手制止了上前来的两位弟子。“虽说这陵端心术不正堕入妖道,但念及陵端昔年关心天墉城,友爱师兄弟,免去一死。只废去他浑身修为逐出天墉城。”
掌教真人听罢,抬起眸冷漠的看了陵端一眼,将杀意尽数敛入眼底。“既然执剑长老开口求情,又因你堕入妖道后未曾伤人,免你一死。”抬手又将一道光打入陵端体内。然而撕碎血肉中筋脉又绞散数年来辛苦修得的灵力,心灵与身体的双重痛苦又怎生是寻常修士能忍受得了的。
陵端在金光入体的一瞬间,手上的青筋暴起,竟用手指生生挠破了金刚石的地板。
掌教真人虽然对陵端堕入妖道伤了天墉城名声起了杀心,然而到底陵端还是自己亲手抚养长大的徒弟,掌教真人看着陵端的样子有些于心不忍。“陵越,你带他回弟子房中收拾收拾,明日一早离开。”“是。”陵越搀着陵端回到了弟子房。
是夜,陵端躺在床上,眼中闪耀着无比的欣喜。陵端觉得自己多年的忍辱负重终于有了效果,自己终于能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了。作为一个有着自觉而且想活下去的小炮灰,他表示一点都不想待在主角旁边好吗?会有生命危险的喂! 他是故意释放出一些妖力让陵越察觉到的。陵端知道,以陵越无时不在找自己茬儿的尿性,肯定不会放过自己,而二弟子堕妖对天墉城来说是莫大的耻辱,自己一定会被逐出师门。
至于白日那般痛苦的景状,则是陵端靠着强悍的演技,硬装出来的。因为反抗越强便会越痛苦,陵端压根儿就没有反抗的想法,于是就乖乖任由自己的灵力被瓦解,根本一点儿感觉都没有,但是为了确保效果逼真,陵端还是装了一把。不得不说,这效果还是挺好的。
等等,百里屠苏......卧槽!陵端才发现自己漏了个大事。这几年他天天去刷百里屠苏的好感,然而好像刷多了,这就导致了百里屠苏天天都粘着自己,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明天一早要走,自己焉能走得了?不行!陵端决定了,自己今晚就走。说做就做,陵端从床上爬了起来,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结果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带走。
天墉城的门派服自然是不能再穿了,自己又没有普通的衣服,怎么办呢?
陵端的包里倒是有一套衣服,但是......陵端一想起那件衣服就欲哭无泪。那是他两年前因为思念二十一世纪,以自己常玩的游戏《剑侠情缘网络版三》的大号五毒教毒哥为原型,做了一身驰冥套,连繁琐的银饰的做好了。
然而,现在虽然是夜黑风高的夜晚,但是在修真界中夜能视物之人绝不在少数。而且自己还穿着驰冥套!听好了是驰!冥!套!万一被人看见了那就无比的酸爽了。但是没有办法,没有别的衣服,驰冥套好歹也比不穿好。
抱着这个念头的陵端万念俱灰的套上了五毒驰冥套,把银饰也戴在头上,深吸一口气,抬腿就跑,不知如何闯入了百媚教。
易莫离刚刚到百媚教门口打算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就看见一个穿的比百媚教门派服还少的男人。
易莫离看着陵端笑眯眯的,孺子可教啊孺子可教。她们百媚教已经很久没有男弟子了,那些个所谓正道人士又不愿意加入她们百媚教,现在有个凯 子,不是,一个优秀苗子自己找上门来,身材又这么好,焉有不将其收入门下之理?
于是易莫离大声的朝着陵端喊“那边的小兄弟,可要拜入我门下加入我百媚教?”
然后?然后陵端自然拜了易莫离为师,加入了百媚教,成了百媚教二师兄,就像现在这样。

(发了二上你们说短,这次我用一个半小时码了中,用你们的良心告诉我,短不短?)

评论(2)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