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玖偿蚀

向双萤势力低头,萤总配草爹,一股MVP的气息扑面而来

及己而终【五一小番外】

“哎呀今天怎么就劳动节了呢?我可是记得除夕才过去不久啊!”汤远一边拎着《神农历》甩来甩去,一边感叹着。“无知小儿!还不快把老夫放下来,无礼至极!”汤远手中自称老夫的神农历发着淡淡的绿光,用娇俏的少女音十分不满的朝着汤远大喊大叫。见到汤远无甚反应,便没了声息。
涂山容容从内室的屏风后面走了出来,手上拿着三青鸟“神农历是什么东西?”汤远给涂山容容递了杯茶,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神农历是姜石年以尝百草,试百毒,制历法的经验为一体纂写的一本杂书。”涂山容容心安理得的接过茶杯呻了一口“神农的话,就是炎黄部落的那个炎帝吧?”
汤远揉了揉眉心“并不是。”涂山容容听到否定的回答后诧异的看了汤远一眼坐到了汤远身边。“哎呀不说了。说到劳动节你们狐妖可是清闲得很,我二师兄去打我大师兄了,苦了我一个人守店。今天要清理长信宫灯的烛泪,要把博山炉烧剩下的犀角香倒了,还要挨个擦杯子,给三青和鸣鸿喂食,还要把《山海经》里面打扫一遍,给各种奇珍异兽顺毛,我真是命苦啊呜呜呜.....”
涂山容容听见汤远在那干嚎眉心一跳“你该不会是......想找我给你当苦力吧?我告诉你,想都别想!”听见涂山容容那么一说,汤远嚎的更起劲了。
最终,由于涂山容容看不了汤远的凄(hou)惨(yan)状(wu)况(chi),和汤远一起去了地下室打扫山海经。
身后的汤远看着涂山容容的背影松了一口气,自己想的没错,涂山容容果然耐不住厚脸皮。汤远摸了摸自己口袋里准备送给涂山容容的礼物。总算没有那些个烦人的古董了,汤远想。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