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叶玖偿蚀

向双萤势力低头,萤总配草爹,一股MVP的气息扑面而来

及己而终【第二章·下】

       “那么容老板的意思是——白月初现在变成了一只鸡?”汤远看着窗外阴沉天空中蒙蒙的细雨拿起一块糕点塞进了嘴里。涂山容容顺手也拿起了一块糕点“我觉得这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一年多年没有升温的温度计昨天可是突然涨了不少呢~”汤远的视线从窗外转了回来看向涂山容容“听起来是挺好的,但是如果不是有什么问题的话,想必容老板也不会来找我了吧!”

       涂山容容斯条慢理的咽下了糕点“不错,我来找你的原因嘛——真不巧,把白月初变成一只鸡的正是你徒弟。”汤远的眉头皱起了一瞬“落兰?我都几百年没见过她了。不过她要把白月初变成只鸡干嘛?”“因为白月初是平丘月初的转世。”“我就猜到是那个混小子。”一串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汤远站起身“容老板,我先接个电话。”

       几分钟后,汤远从店外拿着一个包裹走了回来“容老板,走吧,我们去看看那里情况如何。”汤远话音刚落,涂山容容就变成了一道白光离去了。“嘴上说着不管那个涂山苏苏,其实还是很关心啊。”汤远摇了摇头也跟着离开了。

       汤远和涂山容容到山洞的时候,白月初一行人严阵以待,而欢都落兰正在用毒术攻击白月初。看见欢都落兰的样子,虽然已经几百年未见自己的这个徒弟,但是汤远还是第一时间发现了欢都落兰的不对劲,“欢都落兰,给我停下!”欢都落兰听见汤远的声音转过了头“师父,你别拦我,这个仪式今天我一定要完成!”汤远听了欢都落兰的话险些没气死过去“蠢货!你还没看出来,你的妖力只剩下不到五成了!给我待着别动!”说着汤远就拿出了龙纹铎开始摇动,被欢都落兰以毒针方式注入的黑狐在听到龙纹铎声音时尖叫着四处散逸,即刻便跑得无影无踪。

       失去了五成妖力的欢都落兰从空中落了下来,汤远并未出手,眼睁睁看着她跌落到地上。“师父,你刚才为什么要拦我?”“我若是方才不拦下你,只怕此刻你浑身妖力都会被黑狐吞噬殆尽。”欢都落兰凄然道“我只是想让他活过来。”“哪怕你去死?”“哪怕我去死。”“那么,你让那个混小子活过来又有什么意义?”“只要他活过来就好了。”“我.....天啊,我怎么会有这种傻徒弟。我问你要复活他是因为你爱他对吗。”欢都落兰点点头“是。”汤远接着发问“那他爱你吗?”欢都落兰毫不迟疑的回答“当然。”“那好,退一千步来说,你复活了他,你死了。他一定会为了救你而作出和你一样的决定。那么就会变成一个永不停止的死循环,现在你懂了吗?现在站起来,站到我身后。”欢都落兰听了汤远的话失魂落魄的站起身,走到了汤远背后。

      “这句话对你同样适用,二公子。”突然听见汤远没头没脑冒出这句话,所有人都一愣。一把赤红的刀不知从何处破空而出直直冲向汤远。欢都落兰刚想拿出笛子用音毒将其击落,不料汤远抬手拦住了她。

       只见汤远不闪不避,甚至还往前踏出了一步“扶苏的身体已经出问题了吧,我的外衫下是和赤龙服效果一样的金缕玉衣。如果你不想让扶苏死的话,我劝你最好不要割破它。”听到这句话,原本已经逼至汤远身前的鸣鸿刀急速变成了一只火红色的小鸟。一个带着兜帽的人影从黑暗中缓缓走了出来,巨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脸,将他整个人都笼罩在了阴影之中。

       “二公子,这里没有太阳,把兜帽摘了吧。”被汤远称作二公子的人影揭开了巨大的兜帽。异样苍白的皮肤和长发,显示出他多年未曾晒过阳光;似是对山洞顶上的月光有些不适应,胡亥赤红色的眼睛眯了起来。“说吧,什么条件你才肯把金缕玉衣给我。”“金缕玉衣,玉片金线,我算算啊,容老板,我数学不好吗,帮个忙呗!”在一旁看了半天戏的涂山容容报上了一个数字“嗯,这金缕玉衣着实挺贵的,但是看在你是熟人的份上就要你王陵中的七件古董。”胡亥听到汤远要的条件如此便宜,狐疑的看向汤远“就这样?”怕不是有什么阴谋。

       汤远仿佛看穿了胡亥的心理。“你们这些炎黄裔真是麻烦。”“炎黄裔?那你.......”汤远将金缕玉衣解下递了过去“二公子,有些话,不要说出来为好。”汤远理了理外衫“对了,顺便再劝告你一句,扶苏在意的只有二师兄,他只不过是拿你当棋子。就如同千年前他把你当作在秦王面前的对比物一样。嘶,这算什么?”汤远摸着受伤的手臂“被说中了恼羞成怒?”

       “闭嘴!”胡亥戴上兜帽消失的无影无踪。汤远看着胡亥远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走向平丘月初的身体和灵魂,欢都落兰见此警惕的拦在了箱子前。”落兰,让开。“汤远说着拿出了一面镜子,看着欢都落兰不肯让开,汤远只得解释一句“想要复活那个混小子就让开。”“可是师父你不是不准我用那个仪式吗?”汤远觉得自己一和欢都落兰说话寿命就会少几年“落兰,你总是以为,世间的一切事情只有自己知道的解决方案才有用。那个混小子死的时候是这样,现在你还是这样。这个仪式并不是唯一可以让人还魂的办法。”

       欢都落兰看向汤远“师父的意思是,你还有其他办法吗?”汤远将手中的镜子递给了欢都落兰“让那个混小子的魂魄附在镜子上,然后把这面镜子放在那个混小子的心脉上。本来应该几个月就可以的,但是那个混小子死的时间太长了,应该要个一年多那个混小子的身体才会和魂魄融合苏醒。幸好我机智,让人提前用鱼纹镜的碎片重铸出来这面镜子。”

       欢都落兰小心翼翼的收起了镜子“师父,那你现在要不要在南国多呆一段时间?”汤远摇摇头“几百年没多待见我,现在我救了那个混小子你就知道让我多留几天了。”欢都落兰尴尬的笑了笑“师父....”“好了,我不留下了,我还要去找黑狐把你被吞噬的五成妖力给弄回来。先走了。”

       汤远回到了哑舍,时间在哑舍里流逝的好像格外慢。汤远打开了电视“钱塘女鬼疑似重现人世,本市现已有多名男子一夜之间体形消瘦昏迷不醒。郑重提醒广大市民注意安全,晚上不要单人走动。下面是全国天气预报.......”

      汤远看着刚刚被自己关了的电视,还有刚刚听到的新闻,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白!露!”

【啊,终于闲下来了,抱歉抱歉。以及,这一章我写了一个伏笔,大家可以在评论区中做一些猜测,答对可以点一篇番外】

评论

热度(8)